当前位置:天竞(中国)营销战略咨询机构时尚从信心满满到尴尬收场,长安新能源增资扩股始末
从信心满满到尴尬收场,长安新能源增资扩股始末
2022-11-12

在长安汽车宣布新能源终止增资挂牌的公告下面,有网友留言称:『钱不好「骗」了』,这样的评价当然很可能过于偏激了,但的确反映了资本市场的谨慎和新能源领域的热度消退。

一边是造车新势力相继传来的融资消息,一边是长安新能源终止挂牌增资,资本对于新能源车的态度似乎变得『暧昧』起来。

6月12日,长安汽车发布公告称,长安新能源科技公司曾于2018年10月22日在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公开挂牌,拟通过公开挂牌增资扩股引入不少于3家战略投资者。不过,长安汽车已于6月11日向上交所申请暂时终止本次公开挂牌增资事项。

据长安汽车对媒体公布的信息,自2018年10月22日在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挂牌以来,长安新能源增值项目吸引了200余家投资者参与商谈,但进入2019年,随着新能源汽车行业补贴退坡及新能源汽车市场增速趋缓,长安新能源的意向投资者在兜底承诺、资产独立性等方面的要求更加趋于保守,在涉及到改革的一些核心条款上,主要投资者与长安汽车产生了分歧,为了最大化保护国有资本和上市公司中小股东的利益,长安汽车决定暂时终止此次增资项目,优化融资方案。

长安汽车在公告中表示,后续公司还会进一步优化新能源科技公司混改方案,择机引入社会资本,增强新能源科技公司核心竞争力,稳步推进公司新能源战略『香格里拉计划』。

从长安的种种表述来看,此次新能源项目增资失败,是市场大环境转变下的投资者的正常选择,不代表长安新能源没有『吸引力』,但从雪球等投资网站上投资者的态度来看,新能源汽车销量增幅放缓,补贴退坡和长安业绩全面下滑,才是其不被资本看好的深层原因。

业绩下滑,增资『流产』

去年10月份,长安汽车宣布长安新能源在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公开挂牌,计划通过公开挂牌增资扩股引入不少于3家战略投资者,以进一步推动『香格里拉』计划的加速落地,助推新能源汽车业务加速发展。

按照当时的规划,本次挂牌引入投资人不少于3家,合计认购新增注册资本不低于1.03亿元,对应增资后合计持股比例不低于51%(单个投资人投资金额不低于5000万元,持股比例不超过30%)。

与造车新势力动辄几亿美元的融资额相比,长安新能源拟引入的资金并不多,与同为国有大型汽车集团新能源业务北汽蓝谷当初的混改上市相比较,这一融资规模也较小。这一项目公布后,外界一度表示看好,长安也曾表示已有战略投资者有意向进场,并且该投资者『赫赫有名』。

然而,最终这一项目不仅并未找到合适的投资者,还曾在今年2月28日起进入延期公示阶段,从这一系列迹象来看,投资者对长安新能源挂牌增资的热度,恐怕并没有其描述的那么高。

对此,有不少投资者在雪球等投资论坛表示:『以长安汽车目前的股价,增资入股还不如直接在二级市场买长安的股票呢』,这番话指的是长安汽车自去年以来一直走低的股价,自这一增资计划发布至今,长安汽车股价虽然有所起伏,但整体处于低位,6月17日收盘价为6.70元/股,比其2018年至今的最低价5.55元/股并未高出多少。

在长安股价持续下滑背后,是其销售业绩的不断萎缩,也是其新能源业务的缓慢进展。2017年10月,长安汽车发布『香格里拉计划』,宣布以1000亿元投资向新能源汽车领域布局,计划到2020年打造完成三大新能源专用平台,到2025年全面停售传统意义燃油车。

但这一计划发布后,长安的推进速度却并没跟上当时的高调营销,目前长安新能源有5款车在售,但有存在感的也就逸动新能源和CS15 EV,且没有一款车能进入新能源车前十销量榜单;5月长安新能源销量为4473辆,同比下滑36.55%;1-5月累计销量为1.77万辆,同比下滑20.72%;其规划的新能源专属平台也迟迟没有通报进展。

风口停了,资本累了?

在长安新能源之前,试图将新能源车业务独立并引入资本混改、上市的传统车企不止一家,目前来看,走得最成功的当属号称『新能源整车第一股』的北汽蓝谷。

从2009年挂牌成立起,北汽蓝谷经过了改制重组和数轮增资扩股,在2014年时其就有了独立上市的打算,2016年北汽新能源率先开始国企混改,共吸引22家非国有资本进入,持股达到37.5%,北汽新能源完成了30亿的A轮融资;2017年再次启动B轮融资,共融资111.18亿元,完成B轮融资后其股东共计33家,合计持有公司近53亿股股份。

在其混改中,投资者的态度可以说是『追捧』的,期间北汽蓝谷的销量表现也称得上优秀,长期占据新能源车销量榜首,而北汽蓝谷彼时也成为很多计划独立发展新能源车业务的传统车企的『榜样』,不少车企都表示过要独立新能源业务。

与造车新势力比起来,传统车企的新能源车业务有技术、有资质、有渠道、有品牌知名度,似乎是更好地选择,但资本的热情却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高,一方面是传统车企增资入股对投资人要求很高,像长安这样的国企决策流程又很长,对习惯短、平、快的跨界投资人来说,并不是最优选择,而投资人拿不到控股权,话语权也有限。

另一方面,新能源车行业的热度在减退,补贴即将退出,新能源车将迎来市场化大考,这一点体现在了5月新能源车销量上,乘联会数据显示,5月新能源乘用车销量为9.7万辆,同比增长5.4%,增速明显放缓;而产业上层的风向似乎也发生了变化,氢能源大有替代纯电动路线的架势,此时资本保持谨慎也很正常。

此外,因为中国车市的持续下行,传统车企的生存正在出现问题,不少车企开始出卖资质,或沦为造车新势力的代工者,对于有兴趣入局的资本来说,通过造车新势力投资新能源产业同样不失为一种有效途径,而传统车企内部独立出来的新能源板块,如果缺乏有效业绩支撑很难引来资本青睐。

写在最后

在长安汽车宣布新能源终止增资挂牌的公告下面,有网友留言称:『钱不好「骗」了』,这样的评价当然很可能过于偏激了,但的确反映了资本市场的谨慎和新能源领域的热度消退,不过不管风口是否仍在,真想在新能源车领域做一番事业,都需要从自身技术、产品实力做起,只要实力过硬,市场化不是问题,资本也不是问题。